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1095|回覆: 8

反右運動60週年 人民不會忘記 共匪以為禁播就等如冇發生過

[複製鏈接]

1338

主題

4

好友

1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發表於 2017-3-19 20:33:54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利瓦仔 於 2017-3-20 20:29 編輯

反右運動60週年 人民不會忘記 共匪以為不提及等同不存在
謎米帖

1956年4月25日,中共中央主席毛澤東在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作了《論十大關係》的講話,提出了「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雙百方針)。一個月以後,中宣部部長陸定一向知識分子作了題為《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講話,「提倡在文學藝術工作和科學研究工作中有獨立思考的自由,有辯論的自由,有創作和批評的自由,有發表自己的意見、堅持自己的意見和保留自己的意見的自由。」

毛澤東面對越來越多批評的言論,認為這些言論將危及中共在中國政治中的的領導地位。於是,毛澤東決定違背承諾,展開反擊。1957年中共開始了反撲的行動,這即是後來所謂的「反右運動」。

1958年,中共中央對劃定的右派分子按照罪行的輕重作出六種處理,由重到輕依次為勞動教養、監督勞動、留用察看、撤職、降職降級、免於行政處分。被處以前兩類處罰的右派分子被迫離開原來的工作,到邊疆、農村、監獄從事繁重的體力勞動,由於超負荷的勞動和不久之後到來的全國性的饑荒,這些被發配的右派分子大量死亡。留在城市的右派分子則被處罰從事沒人願意做的體力勞動,如清掃廁所等,或者在被歧視的情況下繼續原來的工作。個別人由於不堪侮辱自盡。一般來講,受到中央點名的,在國際國內有一定影響並在中央政府擔任領導職務的大右派,如章伯鈞、羅隆基等人受到衝擊較小,大多是降低待遇,撤銷行政職務等,而來自基層單位默默無聞的眾多右派分子,很多都經歷了比較悲慘的命運,一些人因此客死他鄉。從1958年起,一些右派們逐漸被取消此身份,叫做「摘帽右派」。在文化大革命中,大部分「右派」和「摘帽右派」被再次衝擊。在經歷過反右、文革等一系列整治運動後,加上時間因素,二十年後活到1978年右派平反的僅有十萬餘人。

根據中組部、中宣部、統戰部、公安部、民政部《貫徹中央關於全部摘掉右派分子帽子決定的實施方案》:「對右派分子一般不搞甄別平反,對確實劃錯了的,要實事求是地予以改正。」未獲改正的右派包括中央指名的5人(章伯鈞、羅隆基、彭文應、儲安平、陳仁炳)以及地方各省市指名的若干人,共計96人。

根據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後複查統計,全國共劃分右派份子552,877人。複查核實改正錯劃(並未平反真正「右派」)右派533,222人,占總人數97%。但學界對此人數統計認識並未統一。至1986年,約剩下5,000餘名右派。消息人士稱,至90年代中期,只剩下不到1,000名「右派」。其中中央級「右派」只剩五人。

維基
1957年,反右運動開始時,人們陷入了鋪天蓋地的大字報中。攝影/魏德忠.jpg.jpg
反右派説理鬥爭大會.jpg
反右遊行.jpg
老右派吳祖光.jpg
反右漫畫.jpg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106

主題

0

好友

2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發表於 2017-3-20 00:11:54 |顯示全部樓層
反右?當日胡耀邦所平反既黨友 戰友 系所謂反資産階級自由法既運動 全部都反噬胡
共產黨既黨屎 就系隔幾十年就殺一批卓越既才俊 你吹咩
89/64 相距四十之期將屆 睇黎系香港大開殺戒都為期不遠了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1338

主題

4

好友

1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發表於 2017-3-20 04:28:30 |顯示全部樓層
fteen 發表於 2017-3-20 00:11
反右?當日胡耀邦所平反既黨友 戰友 系所謂反資産階級自由法既運動 全部都反噬胡
共產黨既黨屎 就系隔幾十 ...

臭坑出臭草,期望共匪報恩就有如香港人幫咗大陸咁耐,回報就係禍港四人幫董建華,梁振英,林鄭月娥,再多一任啱啱50年夠期

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的猝死引發了“六.四”事件。據傳,胡耀邦後來最感到不能原諒的只有兩人,一個是薄一波;另一個就是王兆國。

據《胡錦濤傳》一書中引述胡耀邦兒子胡德平的一位朋友傳出的信息說,胡耀邦後來最感到不能原諒的只有兩人,一個是主持會議的中顧委副主任薄一波,薄在文革中被打成“61人叛徒集團成員”,是胡耀邦親自為他平反並安排工作,否則他只能在家逗孫子;另一個就是王兆國。

1987年1月15日,薄一波代表元老主持中共組織生活會,胡耀邦在會上被一幫老人圍攻、逼宮。薄在會上率先發飆,當眾斥責、辱罵胡耀邦3、4個小時,還歸納了胡耀邦“六大罪狀”。 《炎黃春秋》曾刊登胡耀邦政治秘書劉崇文的回憶文章,文章描述了胡耀邦生前最後半年裡對此次揭批會一直心有餘悸,總覺得對他的批評還沒完,心存恐懼,憂傷苦惱,鬱悶壓抑。

1989年4月8日的中共政治局會議上,胡耀邦心髒病突發,一星期後4月15日去世,終年74歲。他的猝死引爆北京大學生髮起的震驚中外的1989年“六四”民主運動,後遭到中共軍隊血洗。

胡耀邦在1977年12月任中共組織部長,組織和領導了中共歷史上最大的平反冤案、落實政策問題,涉及高達三百多萬人。其著手平反的第一大案,就是薄一波等“61人叛徒集團案”。 1979年薄一波出獄。薄一波最大的恩人是胡耀邦,薄一波不僅恩將仇報,背後還狠狠地捅了胡一刀。因而胡耀邦至死不原諒薄一波。

在胡耀邦誕辰90週年之際,他的女兒滿妹撰寫的《思念依然無盡——回憶父親胡耀邦》一書出版。該書海外版披露,胡耀邦下台後,對於官場俗客的趨炎附勢,乃至政敵的落井下石都一笑置之,唯一不能原諒的是居心叵測、恩將仇報的小人。據胡耀邦夫人李昭口述,他至死不能原諒的只有兩個人,第一便是奸佞薄一波。

原文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2629

主題

1

好友

2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發表於 2017-3-20 11:13:05 |顯示全部樓層
「大右派」儲安平的生死謎案
儲安平因所謂「黨天下」言論被定為「右派」,文革中再次成為造反派批鬥的對象。他於1966年8月投河自盡未遂,9月失踪,從此生死不明。(網絡圖片)

【大紀元2017年03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葉蓁報導)他是一代報業人,也是至今「維持原案,不予改正」的「大右派」。




士大夫評議時政的傳統,與西方自由民主的理想,在儲安平身上融為一體,鑄成一代媒體人的立身之本與人生理想。在20世紀中葉,動盪而充滿變數的中國,儲安平以「民主、進步、自由、獨立」為宗旨,創辦或執掌中國著名報刊,為大陸新聞業帶來短期的鮮活氣象。
其實,他不過是一個書生,一個憂國憂民、希冀以言諫影響政府決策的熱血書生。但儲安平秉承的理念觸犯中共政權的專制本質,終於因言獲罪,成為中共指定的五大「右派」之一,並在文革浩劫中下落不明,至今仍是未解之謎。
储安平、端木露西结婚照(公有領域)
辦一份堪比《泰晤士報》的報紙
儲安平生活在清末民初,出身宜興望族,曾就讀於上海光華大學英文系,因愛好文學創作,成為「新月詩派」後起之秀。1936年,27歲的他赴英留學,在倫敦大學政治經濟學院研修,從學於自由主義思想家拉斯基教授。有感於英國的社會制度與自由氛圍,儲安平著《英國采風錄》一書,表達欣羨與仰慕之情。
抗戰的爆發,令儲安平憂心忡忡。兩年後,他放棄學業回國,輾轉、流亡於重慶、湖南、廣西等地,先後在《中央日報》《力報》《中國晨報》任編輯或主筆。因為,兩年的留英經歷,在他心中烙下一生為之追尋的最高志向——辦一份類似《泰晤士報》的大報,通過媒體言論的力量監督政府,影響國家政策。
這個志向在抗戰勝利後有過短暫的輝煌。1945年11月,他帶著西方自由主義的新聞理想,和朋友在重慶創辦《客觀》週刊,一份8開本、每期6萬餘字的刊物。儲安平擔任主編,致力於把它辦成進步、獨立的刊物。因與合作人經營理念不同,儲安平不得以在《客觀》發行17期後停辦,自己也轉赴上海,重踏尋夢之旅。
1946年9月,儲安平創辦16開本、每期約6萬字的《觀察》半月刊,親任社長、主編。他希望通過此刊物,上對國家「發表意見」,下對「一般青年的進步和品性的修養,能夠有所貢獻」。儘管此時的中國深陷中共挑起的內戰中,由於儲安平的獨立敢言,《觀察》的發行量從創刊時的400份發展到最高10萬餘份,成為全國最具影響力的媒體。
在《觀察》的創刊號中,儲安平寫道:「除大體上代表著一般自由知識分子,並替廣大人民說話以外,我們背後另無任何組織。我們對於政府、執政黨、反對黨,都將作毫無偏袒的評論。」他針對國內的政治、時局,發表了尖銳犀利的時政批評,《觀察》在收穫大量讀者的同時,也遭到了國民政府的封殺。
储安平主编的自由刊物《观察》(網路圖片)
文人論政的夢想在中共治下舉步維艱
經營《觀察》時期,儲安平罵過國民政府,對共產黨同樣抱有清醒的認識,對它的批判同樣不留餘地。登於1947年3月的文章《中國的政局》中寫道:「在國民黨統治下,這個自由還是一個『多』『少』的問題,假如共產黨執政了,這個自由就變成了一個『有』『無』的問題了。」「今日共產黨大唱其『民主』,要知共產黨在基本精神上,實在是一個反民主的政黨。」這篇文章甚至說,中共「企圖透過嚴厲的組織以強制人民的意志」。
為了對抗國民黨,篡奪中國政權,中共不遺餘力地鼓吹自由民主思想,籠絡文化名人,欺瞞廣大民眾。《觀察》能做出如此深入的剖析,可見儲安平眼光之超前。然而,在中共占領大陸時,儲安平明知身處流氓政權的統治之中,仍然選擇定居北京。或許,傳統文人評議政治的觀念早已在心底紮根,他願繼承歷史賦予他的文化使命,監督中共政權,以實現為國效力的理想。
初期,儲安平因自身的社會威望,曾被中共拉攏作鞏固政權的工具。他先後在國家出版總署、九三學社擔任要職,還當選過人大代表。看似體面的政治地位背後,卻是傳媒事業的鮮有作為。從1949年到1950年,《觀察》復刊,更名為《新觀察》,儲安平擔任主編直至終刊。在中共的領導與控制下,《新觀察》以發表遊記、雜感等無關痛癢的文章為主,逐漸失去抨擊時弊的獨到風格,背離儲安平創刊的初衷。至1956年前,儲安平的媒體生涯更是一片空白。
儲安平作品集——《储安平集》。(網路圖片)
在位時間最短的《光明日報》主編
1957年,中共提出的「雙百方針」,讓各界文藝界與民主人士歡欣鼓舞,以為中共真的有所改變,中國的民主政治真的能夠實現。但他們都未想到,這只是中共打擊異己的「陽謀」開端。
在這樣的前提下,中共假意把民主黨派創辦的《光明日報》「完璧歸趙」,換下具有中共身分的總編輯,改由民主人士擔當。4月1日,最終的主編人選儲安平走馬上任,並得到民盟領導人、《光明日報》社主章伯鈞的鼎力支持。
因毛澤東一句「《光明日報》可以和《人民日報》唱對台戲」,讓沉寂近10年的儲安平決心大展身手。他以無比積極的態度投入到新報社的改革工作中,努力把《光明日報》辦成「民主黨派和高級知識分子的講壇」,發揮媒體的輿論力量,監督中共決策。
在外觀上,他主張「直排」,恢復傳統漢字的閱讀方式;在內容上,他則高度強調新聞專業性,重視「獨家新聞」與「搶新聞」,以體現新聞價值。在報導力度方面,儲安平更是體現難能可貴的自由獨立思想。他認為只要是真實、客觀的新聞,都可以刊登,重大新聞甚至無需請示中共中央宣傳部。
儘管對中共的專制統治有一定了解,他偏要冒犯中共之逆鱗,履行一個媒體人應有的社會責任。他曾說:「我倒要看看怎樣讓我們獨立自主,我要撞撞暗礁,擔擔風險,用我的肩膀擔擔斤兩,看看到什麼時候受到阻力。」這種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無畏精神,最終讓他做了中共集權制度下的犧牲品。
  ---节录---


---全文: https://www.epochtimes.com/b5/17/3/17/n8936534.htm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14

主題

0

好友

8461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發表於 2017-3-20 14:29:59 |顯示全部樓層
SUSIE旺 發表於 2017-3-20 11:13
「大右派」儲安平的生死謎案儲安平因所謂「黨天下」言論被定為「右派」,文革中再次成為造反派批鬥的對象。 ...

同依家習近平一派拉維權律師,大量正見人士被消失一樣!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41

主題

0

好友

1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發表於 2017-3-20 17:48:44 |顯示全部樓層
有獨立思考的自由,有辯論的自由,有創作和批評的自由,有發表自己的意見、堅持自己的意見和保留自己的意見的自由

咁樣搞完咪無哂囉, 仲衰過明朝, 明朝都仲王陽明, 唐寅, 而家搵個讀書人都難過登天, 個個都成了流氓土匪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41

主題

0

好友

1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發表於 2017-3-20 17:57:16 |顯示全部樓層
章伯鈞個女是章貽和, 有寫啲傳記, 未得閒睇住....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2629

主題

1

好友

2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發表於 2017-3-25 01:13:33 |顯示全部樓層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china/20170324/56473488

本港反右六十年研討會籌辦人,五七學社總編陳愉林今日凌晨微信求救稱「被抓」,疑似在本港寓所被綁返深圳。
「具體情況現在我們也不知道,就是失蹤了,我們也找不到他。他凌晨3點鐘發了一個微信信息說他被抓了。我們正在商量,準備報警。」陳的友人馬文洋今午告訴《蘋果》記者。
馬文洋今天凌晨3點27分收到陳微信稱:「我已被抓,告甄,可報警,會照開,要開好。」「去我家拿文件。」甄指甄燊港,人民力量前副主席兼前成員、政治組織前綫召集人。
在本報關注此事後,馬稱收到陳從深圳打來電話報平安,「你剛給我打完電話沒多久,他就給我打了個電話,說他現在沒事了,過兩天回來。」對於半夜求救短信,陳解釋「可能是誤會」,昨晚因親戚病重,陳急去深圳入境時被扣了幾個小時,他以爲被抓了,但「現在沒問題了」。而朋友們商討過後,表示暫不報警。
馬續說:「如果他回來了,當然就沒事,如果他沒回來,就是説明他說的不是實情,是受到某種壓力,那時再報警。現在希望這個研討會順利進行,不要節外生枝。到底怎麽回事,還要他本人才說得清。」
81歲的陳獨居於黃大仙公屋,估計是其失蹤地點。「在香港抓人回去現在成家常便飯了。」另一名知情者透露陳在微信發出被抓了求救短訊後,今午再次發出語音短信,說自己在深圳,過幾天回來。「老共在反右六十周年研討會前把他控制。」陳的手機能打通,但一直沒人接聽。
民主中國促進會(香港)及香港五七學社主辦的丁酉反右六十周年國際學術研討會一波多折,原定本月3月28至29日在城市大學舉辦,上月底城大突然通知不便借出場地。最後,活動改於28日在尖沙嘴華麗酒店會議廳舉行。
失蹤前幾個小時,昨晚《蘋果》記者才與陳愉林通過電話,他說在本港舉行反右六十周年研討會被迫改場地、這是紀念反右50年和55年都未曾遇到的情況,邀請了多名國内嘉賓也被阻止來港。
陳愉林1989年後從内地以「中共特別黨員」身份來港,是香港政論雜誌《開放》、《前哨》的長期投稿人之一,曾用申淵等筆名。十多年前他出版自傳體小說《天地良心》寫自己從右派到人大代表、再到輸港特務的曲折人生。他2008年出版《五七右派列傳》收錄了約六百名右派的故事,還原反右歷史。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72

主題

0

好友

4400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發表於 2017-3-25 11:17:04 |顯示全部樓層
沒捉甄燊港,那即是甄生只是在旁邊拷邊鼓的人,或是他後台夠硬?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