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419|回覆: 1

「鼓盆而歌」、[一個人在途上 ]、[燕詩]

[複製鏈接]

34

主題

0

好友

796

積分

高級會員

Rank: 4

發表於 2017-9-9 17:51:30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jj934 於 2017-9-11 15:49 編輯

「鼓盆而歌」

世人面對生死二事,大都以「以生為樂,以死為悲。」然而於莊子眼中,此只不過是世俗凡夫不通曉天命的表現。對於死亡,世人往往帶有偏見,執於生樂死哀。莊子的生死觀,直接點明「生亦何喜?死亦何悲?」的道理。他認為人只有看破死生,做到「無為」,才可達到「至樂」之境。
從傳頌千古的莊子妻子死鼓盆而歌的故事,便可以明白莊子對生死的看法。原文見於《莊子.外篇至樂第十八》︰
莊子妻死,惠子弔之,莊子則方箕踞鼓盆而歌。惠子曰:「與人居,長子老身,死不哭亦足矣,又鼓盆而歌,不亦甚乎!」
莊子曰:「不然。是其始死也,我獨何能無概然!察其始而本無生,非徒無生也而本無形,非徒無形也而本無氣。雜乎芒芴之間,變而有氣,氣變而有形,形變而有生,今又變而之死,是相與為春秋冬夏四時行也。人且偃然寢於巨室,而我噭噭然隨而哭之,自以為不通乎命,故止也。」
莊子認為,生死不過是氣的聚散,乃自然而然的事,如四時的更替變化,無悲歡可言。人一旦悟得死生乃自然的道理,便能從死生的悲歡中解脫。
語譯
莊子的妻子過身,惠子前往弔慰,莊子卻分腿簸箕般坐敲着瓦缶唱歌。惠子說:「你跟妻子生活了一輩子,生兒育女直至老死,人死了不傷心哭泣也便算了,反而敲着瓦缶唱歌,不是太過分吧!」
莊子說:「不是如此。於她初死之時,我怎麼能不感慨傷心!後覺察她原本就沒有生命,不但沒有生命更本來不具有形體,非但不具有形體而且本來沒有元氣。夾雜在恍恍惚惚的境域,因變化而有元氣,元氣變化而有形體,形體變化而有生命,如今變化至死亡,這跟春夏秋冬四季運行的規律一樣。死去的人安安穩穩地寢臥於天地之間,而我卻嗚嗚地圍着她哭泣,我認為這是不通曉天命的表現,所以也就停止了哭泣。」

http://paper.wenweipo.com/2016/02/03/ED1602030012.htm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34

主題

0

好友

796

積分

高級會員

Rank: 4

發表於 2017-9-11 15:49:30 |顯示全部樓層
推想引文「鼓盆而歌」的筆者是推崇「生亦何喜?死亦何悲?」的道理。
當年十五歲讀這文沒觸動,也沒共鳴。今可再讀亦一樣。凡夫俗子的我沒能做到「無為」。
觸動我的是一篇在十二歲所讀的[一個人在途上 郁達夫],本人對生死的看法是:
[愛之欲生、愛之欲死],因此支持安樂死。
節錄自[一個人在途上]
我女人說,瀕死的前五天,在病院裏,叫了幾夜的爸爸。她問他「叫爸爸幹什麼?」他又不響了,停一會兒,就又再叫起來,到了舊曆五月初三日,他已入了昏迷狀態,醫師替他抽骨髓,他只會直叫一聲「幹嗎?」喉頭的氣管,咯咯在抽咽,眼睛只往上吊送,口頭流些白沫,然而一口氣總不肯斷。他娘哭叫幾聲「龍!龍!」他的眼角上,就迸流下眼淚出來,後來他娘看他苦得難過,倒對他說﹕

  「龍,你若是沒有命的,就好好的去吧!你是不是想等爸爸回來,就是你爸爸回來,也不過是這樣的替你醫治罷了。龍!你有什麼不了的心願呢?龍!與其這樣的抽咽受苦,你還不如快快的去吧!」



[燕詩]比以上兩文更早讀;
樑上有雙燕,翩翩雄與雌。
銜泥兩椽間,一巢生四兒。
四兒日夜長,索食聲孜孜。
青蟲不易捕,黃口無飽期。
觜爪雖欲敝,心力不知疲。
須臾十來往,猶恐巢中飢。
辛勤三十日,母瘦雛漸肥。
喃喃教言語,一一刷毛衣。
一旦羽翼成,引上庭樹枝。
舉翅不回顧,隨風四散飛。
雌雄空中鳴,聲盡呼不歸。
卻入空巢裏,啁啾終夜悲。
燕燕爾勿悲,爾當返自思。
思爾爲雛日,高飛背母時。
當時父母念,今日爾應知。


從[燕詩]我學會了中古人天理遁環的思想 [燕子不必悲哀,因是為天理遁環]。


香港的教育先驅前、輩當權者對青少年人的涼薄,可從前教育部長的說話,探知一二。
前人涼薄,後學跟著身影涼薄。在天理遁環下,教育先驅前者沒必要悲憤,而是應該[爾當返自思]。
可嘆的是只看到他們運用手上權力來洩憤。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