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855|回覆: 0

林行止: 政治倫理變! 年少不知險

[複製鏈接]

2472

主題

0

好友

3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發表於 2017-9-12 04:45:09 |顯示全部樓層
信報       2017年9月12日

政治倫理變! 年少不知險

一、

新學年開始,大學校園出現了這樣那樣不大正常的狀況,既有「政治不正確」的「港獨」標語,復有有傷厚道的傷人「標語」(對教育局新科副局長喪子的譏諷),種種肆無忌憚的小動作,是否校內學生所為,警方尚未摸索、人們正在猜度,可是校長已為學生的作為表示「心痛」,關情人士更跑到地處偏遠、位於大埔的教育大學,以咬牙切齒的神態,對令其「髮指」的污衊行為,向校方施壓,追究責任、懲處學生。更讓人感到小題大做的是,竟有「教育界」人士公開表示不會錄用教大學生為老師,頗有一人犯罪(?警方未起訴法庭未判決)全校受牽連的封建氣息。

不同群體、不同媒體對胡來學生的口誅筆伐,嚴厲斥責,無可避免地讓人嗅到一股在背後發功、教唆行動的勢力,其對學生的過態胡為,擺出嫉「惡」如仇,非要迎頭痛擊不可應予嚴懲的強悍,筆者以為那不但不能平復學子出於不滿現實的毛躁,恐怕還會惹來更大的反感!

有些惟恐政治不正確而道貌岸然的社會人士說,校園青年濫用「言論自由」的權利,不知道「言論自由」也有規範,與放縱的「胡作非為」混為一談……。這說法確是小覷了香港青年的視野和智性。經過「雨傘運動」之後,大學裏的學生,哪個不知道西方國家可能包涵的「違法達義」,在香港已無「存在」的空間?!

如今有些「港青」,一旦有機可乘,便忽爾生事,狂妄、卑劣的言行,因為失正無品而很難得到校內外的共鳴;可是他們對趨炎附勢、服膺建制的群體極盡挖苦嘲諷,對明知北京聞「獨」暴跳,更明知故犯,那是反映「搞事者」對當前的香港政情極度不滿,心中的怨氣、怒火和不平,無從以理性的途徑紓解,便只有不問好歹的任情宣洩,不惜挑機犯法。

在文明開放社會,校園生活是栽培學子完備社會人格和才能的地方,年青人一天未踏入社會,其學生身份就是接受師長的教導、啟發和關愛,縱有失慎和輕微過失,是校園範圍的,多屬勸戒了事,鬧到法庭,法官也會比一般成人犯法,從輕發落;如今看親京派洶洶輿情,香港社會已出現一批「專業人士」,一見衝撞建制特別是針對北京主張的言論,便呼嘯成群,聲討「犯事」者,力迫校方重手處罰學生,作風哪像過去的香港特色?明眼人都清楚,那是中共治下火紅歲月政治運動一個接一個時見怪不怪的常態!香港本有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的保證,可是回歸剛剛二十年,中共權謀的拿手好戲已超前降臨,未來三十年,是怎樣的「兩制」,真是難以忖度。

二、
九七前後出生的年青人,即使他們的出生證明書標明是中國特區出生,可是他們作為中國特區一員的成長的環境,還是英屬時期的那一套,保留着昔日的生活習慣、傳統和價值觀。香港的國民教育「推」而「不前」,即使他日全面開展,也收效難料。《基本法》的「一國兩制」,循序漸進的「雙普選」,給港人以民主建政和城市公民身份可以保留的「錯」覺,直到國民教育風潮出了一位政治神童黃之鋒,而他在建制中人的眼中卻是「港害」,社會意識的衝突,從此多事。

英殖時期,香港沒有民主,可是非常自由,人格獨立,不受踐踏,私隱和不同意見,亦受尊重。成為特區的香港,《基本法》雖然白紙黑字寫明香港有循序漸進的「雙普選」,可是「民主建政」的承諾,如今安在?感知北京食言,一而再借釋法搬龍門,港人以各種方式表達不滿,卻遭京派言文指摘,說些諸如「港獨小眾欠缺理據、邏輯和法律認受性……。」更說連言文「表達能力亦不合格……亂搬龍門。」年青人聽到這裏,能不反問誰在「搬龍門」!?

以「港獨」作為向北京討回港人「公道」的旗幟,絕對行不通,是非理性的取態,不可亦不該鼓吹。不過「港獨」之醞釀,卻令人想到,何以英治時期、回歸在即的年頭,港人雖被排擠在參與談判之外,無法與聞與港人有切身關係的對話,當時擔心被英國出賣的港人,數不在少,然而並無「港獨」之思,反而回歸之後二十年,與國內同文同種的香港青年卻鬧「獨立」?

問題看似複雜,答案其實很簡單。港青爭取的應該不是免受北京管轄的政治獨立,而是個人有自主空間的獨立,因為大家的血液裏,流的是生活上、工作上有「選擇自由」的基因;可是,從對《基本法》的扭曲,以至循序漸進的「雙普選」變成按照北京規劃行事、一切全由京官說了算數的政制改革,意味港事全憑權位中人擺布,港人失去了選擇的空間和自由,機會成本低不怕犧牲的年青一輩,遂有替大多數港人出頭爭取「獨」立的呼聲。

三、
以香港人的理解,「一國兩制」的承諾,意味香港的「一制」是朝着建立公民社會的方向前行,然而,當局鍥而不捨、敗而復舉的國民教育,卻在培養港人作為中國國民上着墨。香港公民是資本主義制度下的「民」,中國國民是共產政權下的「民」,當中落差甚大,是真正的「道不同」。當初有「兩制」的設想,特區政府的設立,說破了,就是維護港人的生活方式不變,與國內的一套保持距離,這是港人預期的權利,可是這樣的想法,已經漸漸被視為大逆不道。年前乳臭未乾的黃之鋒領軍的「反國教」之所以成功,皆因他能反映廣大港人之所想。「反國教」一役,看出向來與政治絕緣(英殖民者就是不讓港人與聞遑論參與政治)的年青人,政治知識不弱、政治水平不差,其堅持和平抗爭更是明智之舉。到了「雨傘運動」,當局先是不瞅不睬,後則動用武力,警棍噴霧齊發,令此一據《基本法》爭取循序漸進落實「雙普選」的佔領活動,下場慘淡。於「運動」結束後,筆者主張應讓參與者北上觀摩、學習、受教,也許事實可以令他們對中共的政績有新的看法,進而改變想法,哪知北京卻頒封殺令,不准他們進入內地……。年青人「違法」而「不達義」,受重創之餘,去路又被截斷,他們的積怨變為盛怒,自此主張「自決」、「港獨」之聲此起彼落。他們的情緒便在大專院校的民主牆(壁報)上呈現!


已有 1 人評分威望 收起 理由
水湄仙子 + 8 贊一個!

總評分: 威望 + 8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