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615|回覆: 1

程翔: 譴責之餘,更應反思:談談蔡若蓮事件

[複製鏈接]

2475

主題

0

好友

3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發表於 2017-9-14 04:41:17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郭蟲 於 2017-9-14 04:41 編輯

信報網上論壇      2017年9月14日

譴責之餘,更應反思:談談蔡若蓮事件

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兒子自殺一事,想不到竟然掀起一場不同政見者的尖銳對罵,足見香港社會分化之嚴重,參與對罵者既有港陸的大學生(反映兩地越趨嚴重的對立),也有香港內部親建制和反建制的人(反映香港社會越趨嚴重的撕裂)。

基於人道關懷以及對死者的尊重,我認為教育大學有人借蔡若蓮喪子的不幸來攻擊不同政見者的做法應該受到譴責,因為我們這個社會彌足珍貴的地方是在於對生命的尊重以及對人權的珍惜,而這也恰恰是我們同極權主義者的主要分歧所在。所以,教育大學某些人的做法,顯然有違這個社會的核心價值,筆者絕不認同這種做法。

譴責之餘,我們是否也應該分析一下,社會上一部分人為什麼會對蔡若蓮採取這種態度?假如今天教育局副局長不是她,相信不會發生有人借其子自殺而奚落她的事件。所以,根本的問題仍然在於蔡的任命是否適宜的問題。

當初蔡若蓮任副局長的消息傳出後,即時引來近二千位校長、校董和教師連署反對,包括教育局的友好、曾公開支持BCA(基本能力評估)的校長,證明此項任命惹怒了教育界很多人。

為什麼她的任命會惹來這麼反對聲音?這是由於蔡有深紅背景。她出任副局長前,曾是教聯會副會長。教聯會轄下的國民教育服務中心製作《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手冊》,歌頌中國共產黨為「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並稱之為接近「社會科學所言的理想型(Ideal Type) 」政制。在其延伸閱讀部分,則以「政黨惡鬥,人民當災」為題,指美國民主、共和兩黨輪流執政,往往因政治理由,影響民生運作。這是典型的「洗腦」式教育,稍稍有點中國當代史知識的人,都完全無法接受這種虛假的陳述。

香港市民對「洗腦」的恐懼,一直是國民教育爭議的焦點,而左派學校常被視作身負這種洗腦的重任。蔡若蓮在福建中學的前任、也是她在教聯會的上司黃均瑜就在2011年6月4日無綫電視翡翠台的《新聞透視》裏,毫不諱言國民教育就是要洗腦,指出傳媒已報道了很多負面的訊息,學校有責任多提一點正面的,說「我真的希望可以有洗腦的,可以洗到的話,不知多好。」當《中國模式》受到質疑時,黃均瑜反問「唱好共產黨有乜問題?一定唱唔好先至係批判思考?」

這種「教育是洗腦」的潛意識,一直是左派教育工作的一個方向,也是香港社會深以為憂的問題。蔡若蓮出任副局長後,在接受中央電視台訪問時,以福建中學在回歸後成立了香港學校第一支升旗隊伍為榮。她說:「回歸以後我們學校成立了香港學校第一支升旗隊伍,我們每一個禮拜上學的第一天都會舉行升旗儀式,然後升旗儀式結束後,還有國旗下的講話……)在這次訪問中,她不諱言自己的使命就是:「讓我們的孩子不光對香港有情,有寬廣的世界觀,更加有中國心。我想這個是我的使命。」

蔡若蓮女士當然可以有她自己的政治觀點,哪怕這種觀點如何極端偏頗而與香港社會的核心價值格格不入。如果她仍然留在福建中學做校長,繼續擔任教聯會副會長,那麼相信她兒子的不幸,不會引發這場政治對罵。問題是她要出任副局長,背負着北京對香港學生進行「補腦」(前港澳辦副主任陳佐洱語)的重責,所以,她個人的政見已經直接威脅到香港年青人,這才有這次某些年青人借她的不幸對她作出奚落。在譴責奚落者「冷血」的同時,難道我們不應該思考為什麼她個人的不幸會成為一部分人借機發洩的原因嗎?

說到此,也許港大學前學生會會長孫曉嵐的一個觀察值得注意。事發後,孫小姐在她的臉書說:「有一點我耿耿於懷,也因而羞愧難過,就是蔡若蓮和我同為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的成員……我本來對她在會中沒什麼印象,倒是記住了會中說人話、站在青年人一方的委員,但蔡不是其中之一」。孫小姐很厚道,沒有直言,但我可以理解,一個孜孜於替中共「洗香港年青人腦」的人,又怎樣能夠站在青年人一方說人話呢?

今年是香港六七暴動50周年。我在8月13日在《消失的檔案》分享會上說過,香港左派教育工作者要對「六七暴動」對香港造成的破壞和傷害向香港人負荊請罪(特別是那些受他們影響而去衝鋒陷陣放炸彈以至身陷牢獄的年青人),因為他們當年推行的盲目愛國主義教育曾經令到很多熱血年青人不假思索地投入中共策動的暴動,結果不但危害了香港,更傷害了受他們矇騙的一大批年青人。

這段歷史,連中共也不諱言是錯誤的(前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李後形容為「建國以來第三次也是最嚴重的一次左傾錯誤)。然而,左派教育工作者從來沒有為這段不光彩的歷史向香港人道歉、向受其蠱惑的年青人道歉。

反之,他們今天還擬通過「國民教育」借屍還魂再推動這種「洗腦式」教育。我當時就說,如果要香港人釋除對蔡若蓮出任教育局副局長的憂慮,則左派教育工作者應該有人出來誠懇地對50年前他們所進行的盲目愛國主義教育公開反省並向市民道歉。否則,人民是不會接受蔡若蓮的。

從這次蔡若蓮個人的不幸引發的風潮,足見「人民是不會接受蔡若蓮」這個判斷不假。

所以,社會除了譴責奚落者「冷血」之餘,是否也應該思考「孰令致之」的問題。在這裏,我仍然想引述曾經想過以「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委員身份「以死控訴」的孫曉嵐。她說:想到最後報告的避重就輕、藥石亂投,想到自己最絕望的時候甚至曾想過要帶着委員的身份以死控訴,想到美好的日子離年青人很遠很遠……很難不感到悲憤。

校園和社會中發生各種的荒謬事令青年人日子活在苦難之中,但年青人得不到支持,更得不到體諒和理解。君不見政權、社會對年青人的打壓步步逼緊,卻隔岸觀火不予援手,更甚的是成為施暴者,大數年青人抗逆力低,動輒鬧人廢青暴徒、搞亂香港,要人搬走什麼的,不用分那麼細,都是共業無誤。

又,今日有大學校長說要政治離開校園,讓學生安靜學習,可是年青人活在社會就是政治,接受教育也是政治,成年人、當權者沒有好好建立一個讓年青人安全、自由的環境成長學習(還想送學生到牢房中),反指摘年青人的不是,到底是何等不負責任的人才能說的荒謬話?

但現實就是,社會上掌權的全都是這樣的人。


已有 1 人評分威望 收起 理由
水湄仙子 + 12 贊一個!

總評分: 威望 + 1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2

主題

0

好友

1432

積分

金牌會員

Rank: 6Rank: 6

發表於 2017-9-14 07:44:41 |顯示全部樓層
好文章!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