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489|回覆: 0

羅永生: 約束憲政的政治神學

[複製鏈接]

2492

主題

0

好友

3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發表於 2017-12-8 04:45:07 |顯示全部樓層
明報    2017年12月8日

約束憲政的政治神學        /文:羅永生

                 【明報文章】12月4日原來是中國的「國家憲法日」。這個日子是紀念1982年所頒布的新修訂憲法。「八二憲法」是文化大革命結束以後第一次重大的憲法修改,標示着文革時期正式結束。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政策被確立,人們普遍期望中國會由文革期間無法無天的時代邁向一個強調法治的年代。當年為了準備修改憲法,也公開收集意見。筆者記得香港也有一些團體向北京遞交意見書,可見當年人們對於新憲滿有期待。

 30多年來,新憲法的成效參差,大陸法治水平在很多方面遠遠未符理想。為了加強法治教育,2014年頒令12月4日為「國家憲法日」。今年香港開了一個相關的座談會,清華大學法學院的王振民謂香港已成為「紅色中國」的一部分,應該接受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更指接受回歸而不接受共產黨是不行的,因為國家和黨分不開。他又批評有些人把《基本法》看成香港自己的憲法,或者在香港把全國憲法看成只有象徵效力。

 去除《基本法》的小憲法想像

 新上任的中聯辦主任王志民早前亦在文章中指「法治必須以憲法為核心,法治精神本質上就是憲法精神」。弘揚法治精神,就要對任何破壞國家憲制秩序和本地法治的言行作鬥爭。

 這些言論最值得留意的地方在於,他們刻意高抬憲法地位,把任何關於《基本法》的「剩餘想像」(例如把《基本法》比喻為「小憲法」、《基本法》有「憲法性權威」)等一一排除;更要確立「憲法在香港也一樣有效」的調子。如果過去有人以為全國憲法會因為《基本法》第5或第18條的限制而不會在香港有效,那只是一種美麗的誤會。過去特區大力推廣《基本法》教育,怕且將來會再另搞一套「憲法推廣與教育」,或者整合成新的一套「憲法與《基本法》」的新宣傳方案,以免人們只記得有《基本法》而忘記了還有全國憲法。

 不過,這些「毋忘憲法」的言論最有趣的地方還在於,明明《基本法》指明全國法律不在香港實施,但又說香港人要明白全國憲法一樣在香港有效,這些高官、「護法」們常常要小心翼翼地把說話修飾成「弘揚憲法精神」。於是,憲法本是白紙黑字,但經此一「精神化」的重新包裝,卻又重新回復為「革命精神」、「愛國精神」一樣的唯心主義概念,只能靠心領神會,難以論辯分析,只餘作鬥爭號角的作用。

 事實上為了推動法治,一直以來也有「深化人民法治意識」的說法,但晚近愈來愈見把法治意識表述為「法治精神」甚至「憲法信仰」。例如今年內地關於「國家憲法日」活動的一些報道,也反覆地用上「憲法信仰」或「讓憲法成為公民信仰」的詞彙,彷彿宣傳法治已變成一個傳教活動,「國家憲法日」也好像變成一個傳福音的日子。今年「國家憲法日」新聞的重點,是落實習近平「要全社會信仰法律」的指示,推行法律工作人員的憲法宣誓制度。

 不過如果把上述「憲法成為公民信仰」純粹解釋成重視法治的一種表述形式,恐怕只是觸到皮毛,忽視了這些年來大陸法律領域的思潮變化。當中最關鍵的是中國需要怎樣的法治、如何面對「憲政」的要求。「憲政主義」作為一種改革主張,要求以法律規範黨和政府的權力甚至要求司法獨立等,把「黨大還是法大」的問題日益尖銳化。法學思想界出現針鋒相對的辯論,形成所謂「政治憲法學」,討論政治權力和法律之間的關係。

 憲政主義限制權力目標被忽略

 一些保守派的「護黨」論者強調國家主權者乃憲法最高權威,吸取德國法學界施米特的「主權決斷論」,維護中共之超然地位。無論是把憲法序言中的「黨的領導」視為「第一根本法」,還是把中共及其領導人的言行見解與決定視為高於憲法、是在憲法文本之上的「不成文憲法」,以至於直接坦言「黨章也是憲法」或者「黨章就是憲法」……在在都是意圖否定「憲政主義」改革要求把權力「放回籠子裏」的目標 。

 這套貫徹着施米特的「國家主義」思維的「政治憲法學」,也沾滿了施氏論說所依據的「政治神學」色彩。有論者更把黨與國家的關係理解為「國王的兩個身體」:黨是靈魂,國是肉身。主權者是萬法之本,但憲法卻規限着主權者的制憲決斷——關係猶如上帝的道成肉身,但上帝並無因此而真正消失。如果只懂按憲法及法律文本去限制國家的主權決斷,就猶如對《聖經》咬文嚼字,卻忘記了背後的上帝。所以,強調「依憲治國」並非容許以「憲政」來限制掌握制憲主權的「黨」;推動憲治,關鍵在於毋忘以崇拜、以虔敬的態度去擁護「憲法精神」,因為他們說「憲法精神」的核心不外乎就是「黨的領導」。

 「黨的領導」在香港有沒有法律效力?如果你用30多年來一貫對一國兩制的理解,當然你翻遍《基本法》都找不到「黨的領導」的文本根據。可是現在,你和他講《基本法》,他就與你講憲法;你和他講憲法,他就對你講憲法有分成文憲法和不成文憲法,不成文憲法裏面包含了比憲法條文和《基本法》更根本的「根本法」……「龍門」愈搬愈遠。

 「憲政主義」主張以憲法約束國家權力、規範政府行為,保障公民權利,政治行為受法律規範。可是「弘揚憲法精神」所講的「精神」卻是只能心領神會的「啟示」,只教人感受主權者(共產黨)的無邊無際。

 共產主義者原來的思想方法是馬克思主義,是歷史唯物主義。但當它也要訴諸「精神」、「信仰」等唯心主義概念來為自己的永不退場找尋理據,這是一種「神化」?「異化」?還是「拜物教化」?

 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客席副教授

 [羅永生]
已有 1 人評分威望 收起 理由
水湄仙子 + 8 贊一個!

總評分: 威望 + 8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