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350|回覆: 1

李裁法傳奇 - 黑社會勒索港府

[複製鏈接]

5890

主題

0

好友

3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發表於 2018-1-1 15:22:45 |顯示全部樓層
筆者較早前寫早年香港小姐選舉活動時,曾約略介紹過李裁法此人。最近找到更多有關他的資料,覺得值得特別為他另寫一篇文章。

在黃埔灘掘起

李裁法1909出生,籍貫浙江慈谿,讀過3年小學,做過侍候煙茶的小厮,10多歲已是個吃喝嫖賭的『混友』。

17歲那年,李裁法單人匹馬到上海闖碼頭,憑著學得的一些少林拳法打架勒索,加以頭腦靈活,性格豪爽,闖出了一點名堂,人稱『裁發阿舅』。上海人稱這種人為『白相人』,上海話中『白相人』是指油頭粉面,西裝革履,騙吃騙喝的紳士流氓。

不久,李裁法獲得青幫中人、『通』字輩的王妙紀的賞識,拜在他的門下。這時李裁法在黃浦灘上開賭走私,當舞廳打手、妓寨保鏢。

後來李裁法在滬光大戲院擔任售票員,這個年代上海的青幫滲透並控制了京劇界,把持了幾乎所有的劇場經營。滬光戲院老闆夏連良便是青幫中人,是上海大亨芮慶榮的得意門生,李裁法因夏連良的介紹,認識了芮慶榮。

芮慶榮的來頭可不小,他是杜月笙的結拜弟兄、杜手下『四大金剛』之一,亦是『小八股黨』之一,李裁法對芮慶榮這位大名鼎鼎的人物十分敬重,而芮慶榮對李亦十分賞識,升他為戲院職員,而讓他拜入其門下。

這時李裁法開始廣收門徒,獨霸滬西一帶,搖身一變成為有財有勢的人物。


李裁法身裁矮胖,舉止穩重,相貎堂堂,講一口軟綿綿的蘇白,
不容易從他的外表看得出他的黑社會背景。但因從小没受
過多少教育,一手字寫得歪歪斜斜,不太通順。

戰後有報章指1941年12月日軍侵港時,李裁法與國民政府陳策將軍一起幫助英軍保衛香港,『厥功至偉』[A1] 。

陳策將軍當時是國民政府駐港全權聯絡代表,亦是國民黨港澳總支部總書記,他因糖尿病切除了一腿,人稱『獨腳將軍』。他在保衛香港的貢獻和最後坐魚雷艇逃亡的經歷很多人都知道,但李裁法居然也有份保衛香港?似乎聞所未聞。

李裁法當然不會拿起武器直接與日軍火併,他既是青幫中人,他幹的事理應和黑社會有關。

翻查香港保衛戰的歷史,筆者估計李裁法參與的,很可能是幫助港英政府在戰火中維持香港的秩序,尤其是擺平本地黑社會勒索香港政府的一役。

港府被黑社會恐嚇勒索

話說日軍於1941年12月8日攻入新界,英軍迅速退至新界南部的醉酒灣防線。在九龍的英軍和警察都調了上前線作戰,以致九龍陷於無政府狀態。

由12月9日至11日,約有2萬名黑社會份子在九龍各區燒殺劫掠,他們50人一組,各持兇器,並規定臂纏白布以為記號,同時以『勝利』二字為聯絡暗號,由於他們邊搶邊喊『勝利』,故稱為『勝利友』。他們屬於本地黑幫,包括和安樂、和洪勝、和羣英、和利和、和勇義等。

陳策原本住九龍太子道,但於日軍展開攻勢之後便搬到其秘書徐亨在香港的家中暫住[A2] 。在日軍進侵的第一天他已接到香港政府的要求,盡力協助防守港島和維持島上的治安。他立刻召開國民政府中央駐港各機構代表大會[A3] ,將這些機構整合成為一個聯合辦事處,實際上就是一個影子政府[A4] 。

12月11日中午,醉酒灣防線崩潰,守軍迅速撤離新界及九龍。當時很多華裔市民對於統治他們的港英政府没有太大好感,覺得這場戰爭與他們不大相干,而對於英軍放棄九龍,而且没有協助九龍居民撤走,更大為反感,很多公職人員都逃離崗位,整個社會陷於崩潰邊緣。

最致命的,是警隊裡面的數百名探員,威脅要煽動黑社會造反,藉以結束戰事。當天晚上7時,政治部接到消息,全港的黑社會準備在12月13日凌晨3時『起義』,盡屠島上所有歐籍居民。

助陳策擺平本地黑社會

當然,有什麼事情是錢解決不了的?刑事偵緝處偵緝處長助理警司沙輔頓 (F W Shaftain) 在警務處處長俞允時 (John Pennefather-Evans) 的協助下,於一小時內籌得2萬元,相信可以買得安全,但問題是如何將錢交到黑社會手上?這件事不得不找獨腳將軍陳策幫忙[A5] ,沙輔頓通過陳的副官余兆驥向陳求助。

陳策與本地三合會也没有直接聯繫,唯有邀請在香港的上海青幫首領代為出頭,本來在香港的上海青幫大佬應該是杜月笙,但日軍來襲之前杜月笙去了重慶,這時以張子廉為最大。

原來杜月笙初來港時,認為李裁法未夠班,還未有足夠力量幫助自己打開局面,於是把他的『學生』張子廉召到香港。

張子廉曾開辦過三星棉織廠,在上海工商界有一定影響力。他又是洪門中人,當時洪門在香港很有勢力。早在1923年,張子廉就與國民黨中一些與洪門有聯繫的人如朱卓文、梅光培、明德等結拜,出任洪門五聖山信廉堂堂主。1932年又加入杜月笙成立的『恒社』。張子廉赴港後,便利用朱、梅等人的老關係,與香港幫會勢力建立了聯繫。

事實上,陳策幾個月前已開始要求張子廉協助抵抗日人在本港黑社會中的影響力。這時在陳策的委托下,張子廉邀請5位本地黑幫代表,於11日晚上8時到陳策的聯合辦事處 (位於中環雲咸街口娛樂戲院附近的亞細亞行二樓華記行),與警方高層會面;跟著他們又到警察總部作第二輪談判。

可是,沙輔頓發覺這班所謂黑社會代表其實只是中間人,真正策劃『起義』的另有其人。於是他又與余兆驥再找來約200多個黑社會頭目,用巴士送他們到思豪酒店 (Cecil Hotel,今歷山大廈新翼) 談判。

黑社會終於表明如果港英政府肯付錢便可解決問題,但沙輔頓籌得的兩萬元遠遠未能滿足他們。沙輔頓不敢向港督楊慕琦說港府要向黑社會交『保護費』,於是又要張子廉幫忙,並答應張在戰後還債 (前題當然是盟國最終戰勝)。

張子廉不負所托,很快便籌得足夠的款項,於是在12月12日早上接近6時,港英政府與香港黑社會達成協議:政府付鈔,黑社會取消『起義』。

這件事聽起來似電影情節,但卻並非傳聞,而是根據沙輔頓和陳策的事後報告[A6] ,戰後香港報章亦有報導。



雖然以上的叙述中没有出現李裁法的名字,可是上文已提過,李裁法那時在香港的上海青幫中已非等閒之輩,縱使仍未能獨當一面,還未有資格出面在港英政府和本地黑社會之間居中調停,但筆者深信他一定在幕後協助張子廉進行斡旋工作,以及籌募『保護費』。戰後本港報章提到他『與陳策將軍一起幫助英軍保衛香港』,這件事很可能是其中之一。



[A1]工商日報1948-01-14.
[A2]徐亨:《徐亨先生訪談錄》,第16頁。台北:國史館,1999.6 (三版)。
[A3]同上。
[A4]Philip Snow, The Fall of Hong Kong – Britain, China and the Japanese Occupation, p59. New Haven and London :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3.
[A5]同上,第60頁。
[A6]Philip Snow, The Fall of Hong Kong – Britain, China and the Japanese Occupation, p60. Snow根據的是沙輔頓的Rough Draft for Proposed Articles, Hong Kong Police Archives; 以及陳策著『協助香港抗日及率領英軍突圍總報告』,載《掌故月刊》1971年12月4日第四期。


李裁法傳奇 - 黑社會勒索港府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5890

主題

0

好友

3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發表於 2018-1-1 15:26:31 |顯示全部樓層
娛樂大亨李裁法


四、五十年代,香港曾經有一位被稱為「香港杜月笙」、「夜總會皇帝」的李裁法,其所主理的麗池夜總會,舉辦了首次香港小姐競選,令尚屬偏僻的北角頓時成為亞洲其中一個矚目的娛樂場所,就連美國雜誌也稱為「遠東第一」。而李裁法的一生既神秘又傳奇,前人所談甚少,筆者參稽前述,稍作整理,略述如下。


李裁法(1909-1978),浙江寧波人,小學畢業後做過伺候煙茶的僕人,其後營商。1933年,前往香港開創事業。香港保衛戰期間,協助香港政府,維持治安。香港淪陷後,又受國民政府委託,暫於日本駐軍中工作,設法救出高層要員,故地位非同一般。

香港重光後,英國空軍徵用麗池夜總會,暫作俱樂部,而李裁法經過多番洽商後,取得了經營權,並且大肆擴充,包括斥資加建泳棚三座,舉辦了香港史上第一次「香港小姐」競選,先後選出李蘭、司馬音、但茱迪等佳麗,其中但茱迪更奪得世界小姐殿軍!由於麗池花園具備了多種娛樂設施,加以綽號招徠,氣勢一時無兩。

正當李裁法聲勢如日中天之時,卻突然被香港政府勒令出境。1951年,香港以李裁法設立黑社會堂口,列為「不受歡迎人物」,並限其四十八小時內離境,終身不能再踏入香港半步。結果李氏前往台灣,圖謀後動。可惜,李裁法抵台一月後,即被台灣保安局人員拘捕,控告他在抗戰期間,偷偷地向共產黨提供軍用物資,最終被法院判刑7年。7年之間,李裁法在港物業,包括麗池花園夜總會等,皆已易手,前半生的心血,化為烏有。

1960年,李裁法刑滿出獄,獲得朋友支持,開設小型工廠,卻因經營不善,旋即倒閉,並欠下大量債項,被法院下令通緝,只得過著逃亡生活。李裁法在走投無路之下,決定偷渡香港,密謀東山再起。為了籌措經費,李裁法遂向舊友吳季玉追討昔日舊債,在被拒絕之下,他怒火中燒,連刺吳季玉四十刀,完事後,立即偷渡前往香港。

1963年9月14日,李裁法抵達香港後,先尋找昔日的合作夥伴,並租住北角英皇道南方大廈十八樓某單位隱居,打算處理在港餘下資產,再前往南美隱居。豈料,卻被一位綽號「師爺」的上海人向警方舉報,李裁法終在10月9日被捕,10月19日被押返台灣受審,12月14日被判處死刑。

李裁法曾上訴兩次,死刑得免,卻仍判終身監禁。1978年11月初,獲特赦假釋,不夠1個月,即因病去世,結束了前半生的叱吒風雲,後半生身陷囹圄的一生。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