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4315|回覆: 1

安徒行傳﹕天國偷步 無奈犧牲?

[複製鏈接]

2597

主題

0

好友

3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發表於 2018-2-11 05:26:08 |顯示全部樓層
明報  2018年2月11日

安徒行傳﹕天國偷步 無奈犧牲?

 【明報專訊】教廷與中國大有可能就主教任命問題達成「框架協議」,消息謂幾個月內就能簽署,中梵建交的傳聞亦甚囂塵上。為了推進這些與中國的關係,教廷首先答應了接受7名由中方任命的主教(當中竟然包括了曾經被教廷「絕罰」者),並且大力勸退兩名原已由教廷任命的「地下天主教會」主教。教廷國務卿帕洛林解釋梵蒂岡是為了能持續與中國善意對話,說「如有人因而被要求犧牲,也只不過是為了增進全體教會福祉」。

 教廷高層盛讚中國成就非凡

 而為了營造與中國改善關係的氣氛,打破冰封數十年的關係,西班牙文媒體《梵蒂岡內部通訊》最近更刊出索隆多主教的訪問。他盛讚中國成就「非凡」,「沒有貧民窟,沒有毒癮問題,年輕人不會吸毒,而且有着十分積極、正向的民族意識,他們想要證明自己已經改變了,他們已經接受了私有財產制」,更說道:「中國是實踐《聖經》倫理之典範,在這個時代,把教會在社會方面的教義發揚得最好的當屬中國人了。」

 面對這個急速改變的形勢,香港教區的在任代表人物至今都未曾表態,只有已離任的香港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親自遠赴梵蒂岡向教宗方濟各遞信,提出異議,但他的「諫言」卻惹來教廷發表聲明反駁。這時候,來自教廷高層的消息人士,則把中梵關係的這些改變,形容為把「籠中鳥」的空間一點一點爭取擴大。言下之意,教廷雖然明知這樣的協議無異於些變相承認北京「自封自聖」的體制─它將來推選出來的主教,教廷也會為其背書——可是雖然無奈,也得接受。用香港人的話來說就是「袋住先」。

 姑勿論教廷中人是真的相信中國狀况好到不得了,天國早已提早偷步降臨中國大陸,還是無可奈何也要接受與中國打交道的條件,中梵之間若然真的是在這些條件底下達成「協議」,很難避免有人把它和1933年與納粹德國簽訂的《德梵政教條約》(Reichskonkordat)比較。

 黑暗歷史:教廷向納粹屈膝

 當其時,剛剛上台的希特勒利用「國會縱火案」後高漲的納粹運動和反猶反共情緒,大力清除異己,他也刻意要完成普魯士前首相俾斯麥排斥天主教的夢想。可是,希特勒並不打算用強功瓦解天主教會,而是利用威迫與利誘互相配合的方式令天主教會就範:一方面衝擊教會、逮捕神職人員,查封教會組織和刊物,一方面和教廷談判。當時擔任教廷國務卿的Pacelli(也就是日後升為教宗的庇護十二世)礙於納粹主義急速冒起的勢頭,逆轉天主教會一貫以來抵制和批判納粹主義的政策。在希特勒提出尋求緊急權力的《授權法》時,代表天主教的政黨「中央黨」竟然「轉軚」給予支持,為納粹黨一黨獨大清除最後的障礙。

 天主教會一貫立場反共,也對猶太教有歷史上的敵對。希特勒為了營造他反猶反共政策的正當性,要求與教廷簽署 《德梵政教條約》,打造「反猶反共聯盟」的假象。這項「合作協議」規定天主教在德國有一定的自由和權利,政府會保護天主教會免受共產黨的威脅,但神職人員一律要退出政黨工作,暗示代表天主教徒的中央黨必須解散,教會工作只能局限在教育和慈善方面,凡有政治意味的活動也受到嚴苛的限制。作為交換條件,德國政府會負擔學校的宗教教育支出與宗教教員的薪資。教廷為求自保,選擇與納粹政權妥協。

 當時納粹黨積極把宗教改造為政權服務,要求所有兒童必須參加宗教指導課,凡是脫教者必須重新加入教會,及後更在軍中增設隨軍主教,德軍更要求每名士兵必須加入德國兩個官方基督教之一,天主教會成為這種新型政教體制下的合作伙伴。

 梵蒂岡這段和納粹政權妥協的歷史,戰後一直成為批評的對象。有的甚至認為庇護十二世是一個自己本來就有反猶主義思想、為希特勒鳴鑼開道的教宗。而為教廷辯護的學者,則以教廷當年面對生死存亡的艱難選擇作解說。一個無槍無炮的教廷,實在難以不計成本和風險,站在政治鬥爭的前線。

 與官府聯手逼地下教會地上化

 可是,梵蒂岡當下與中國即將達成的妥協,很難用「生死存亡的艱難選擇」作開脫藉口。因為對中國天主教會作全面粉碎的打壓,早早在幾十年前就已經發生了,根本就沒有教廷可以取捨的餘地。而幾十年來無論經歷多大的困難,也要在官府控制之外,以「地下」方式成長的天主教會,一直都是找尋和構建自己的生存空間。他們不是教廷的分支,也不是梵蒂岡的代理,但他們忠誠於梵蒂岡而非「三自教會」,因為他們堅信那裏過的只是虛假的宗教生活,對黨國的崇拜永遠高於對天主的崇拜。

 所以,若最終教廷選擇與「三自教會」背後的官方系統妥協,而教廷的讓步明顯大於中共方面的讓步的話,結果就等如是中國官方與梵蒂岡聯手,把「官方」與「地下」兩個天主教會系統強行合併,迫使地下教會「地上化」,形同把謊言與真理混同。而拒絕與官府天主教同流合污的信徒,則會失去最後的精神支柱,感到被遺棄,只會進一步邊緣化,甚至站到教廷的對立面。

 電影The Mission的「犧牲論」重現

 這種景象令筆者想起1986年一部由羅拔迪尼路主演,以真人真事改編的英國電影《教會》(The Mission,港譯《戰火浮生》)。內容是18世紀中葉,一名西班牙天主教耶穌會修士前往南美叢林向原住民傳教,感動了土著,共同在那裏建立了一個平等的社區,但由於西班牙和葡萄牙兩個帝國主義國家之間簽訂了《西葡馬德里條約》,耶穌會的傳教場地會被轉讓予葡萄牙,葡萄牙人認為耶穌會所建立的平等社會有礙於其所實行的奴隸制,梵蒂岡於是派了一名紅衣主教前往考察,決定應否保留那裏建立起來的教會。

 雖然紅衣主教驚訝地目睹這項差傳使命十分成功,但他並沒有站在社區教會一邊,最終仍然基於政治考慮要求原住民作出「犧牲」,要求他們撤出社區返回叢林,因為教廷犯不着為了一個小小地方教會開罪西葡兩國。可是,原住民是因為逃避奴隸制而「皈依」天主教,所以不肯放棄社區教會返回叢林,感到被教廷出賣。兩國於是派軍隊以暴力收地。在兩名傳教士分別帶領下,族人有的訴諸微弱的武器作最後抵抗,有的堅持和平抗議高舉十字架,冒着炮火向入侵的軍隊前進,場面慘烈。

 影片之末,殖民地官員向紅衣主教傳達收地過程發生了屠殺的信息,無奈地表示﹕「我們要在這現實世界工作,而現實世界就是如此。」紅衣主教懊悔答道﹕「不,這世界變成這樣是我們造成的,而這後果……是我的決定造成的。」想不到的是,這位紅衣主教早前的「犧牲」偉論,幾個世紀之後又在教廷重現。

 陳日君樞機形容這是一些為了「虛榮」的人,在方濟各這位來自耶穌會的教宗背後做了「狡猾」的事。姑勿論是否如此,梵蒂岡又一次把自己的聲名押上,但願他們沒有忘記這位紅衣主教最後的悔悟,不要到頭來找天主頂罪。

 文//安徒

 編輯// 馮少榮

已有 1 人評分威望 收起 理由
水湄仙子 + 12 贊一個!

總評分: 威望 + 1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2115

主題

2

好友

1萬

積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發表於 2018-2-11 10:43:11 |顯示全部樓層
訪問陳日君】批評中梵協議邪惡 86歲老人的憤怒、堅持與希望
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 ... %E5%B8%8C%E6%9C%9B/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