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1514|回覆: 2

任建峰:書生政治 告一段落

[複製鏈接]

2607

主題

0

好友

3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發表於 2018-3-14 05:01:48 |顯示全部樓層
明報    2018年3月14日

任建峰:書生政治 告一段落

                 【明報文章】立法會補選結果塵埃落定,我嘗試以這一個多月以來從朋友中聽到的一些心聲來作討論起點。

 朋友A:「姚松炎說不做市民個案,只做政策議題?這即是看不起市民!」

 書生政治(「書生」並不一定是學歷高的人,而是那種不論學歷都以自己有「學識」自居的人)的一個主要特色,就是以一種憂國憂民的心態作為出發點。但以這心態去貢獻社會,就很容易會有一份潛意識的「救贖者」優越感。有了這種心態,就很容易會視老百姓的具體情况為瑣碎,處理這些事亦是「大材小用」,因為書生認為自己是做大事的。

 我以上的形容絕不是指姚松炎一個人(老實說我認識的姚不是看不起大眾那種人,但今次選舉就不知他聽了什麼意見了)。其實民主派的從政者一路都是以書生為主,當中都是主打不同形式的「守護香港」大是大非議題;有部分人更覺得處理市民個案是浪費時間。多年來香港主流文化都偏向崇拜甚至神化書生,看來好像是有高尚情操,所以廣大市民,就算不是民主派,都偏重少數書生青睞的議題、概念,都至少在立法會選舉中會大比數支持他們。

 如果書生、市民都是停留在過往狀態,民主派繼續主要靠一些疑似大是大非議題,以「救港者」姿態爭取支持是可以的。但可惜,某些(但絕不是全部)從政的民主派書生愈來愈清高,把精力放在一些市民不關心的理論性的議題,擺出「只要得到其他書生支持,大眾怎樣看並不重要(甚至把他們貶為「豬」)」的姿態。他們甚至會覺得在臉書(facebook)等社交媒體得到與他們志同道合的書生的「讚」,是比起直接見市民更重要。當市民感覺他們與過往會崇拜的某些人的關係,原來好像「我對你癡心一片,你當我是黐鬼線」時,他們自然逐步捨棄那群書生。

 朋友B:「喂,搞什麼?明明是熟讀房屋政策,為何要無端端走去同鄭泳舜的家庭、工作玩『起底』?為何好地地一個房屋問題會以人身攻擊形式去處理?很失望。」

 書生政治的另一特點,就是當意識到自己可能與群眾遠離時,就會嘗試找一些自己以為是較「貼地」的方式推銷自己。但亦正因為書生在意識上或潛意識地有點兒看不起大眾,假設他們不願或不懂吸收民生議題,他們最終都是找一些沒有內容得來仍是市民不關心甚至反感的東西。以上提到姚松炎團隊對鄭泳舜的攻擊,就正是一種只會被大眾視為無聊、侮辱他們智慧的例子。

 同樣地,選舉以外,某些書生從政者亦會以為可以靠大搞形象工程來嘗試給自己一個較親民的感覺。這可能在初期需要惹人注意時會有效,但市民並不是好像書生們以為的那麼愚蠢、那麼只顧表面。最華麗的包裝,都要給人一種產品是真材實料的感覺才能持久吧。

 民主派要深切反思如何走下去

 朋友C:「其實,民主派今次贏兩席已經是幸運。」

 香港民主派的書生政治已告一段落,選民已不再反射性地支持那一套。某程度上姚松炎主打議題的性質與過往民主派那些分別不大,但時勢的變遷令他落敗了。就算是區諾軒或范國威,他們的得票率都已在這大環境下不再達到民主派過往的約六成得票。如果他倆不是有深厚的地方經驗及網絡、不止走書生路線,或許他們都會是建制派的手下敗將。

 看來,民主派真的要深切反思如何走下去了。

 (作者按: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作者是執業律師

 [任建峰]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48

主題

0

好友

1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發表於 2018-3-14 06:55:45 |顯示全部樓層
咁煞有介事,呢個選舉係均真嘅咩?!人哋可以飛象過河,馬可以行田,仕仔可以過河,帥將可以隱形,規矩可以隨時增改,仲咁認真去分析?!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494

主題

3

好友

1萬

積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發表於 2018-3-14 23:49:52 |顯示全部樓層
呢位任生,查實都好書生:
全民派錢的謬誤

篇野裏頭,好多觀點我都贊同,如果特狗政府,係有心改善民生嘅話。
可惜呢個政府,唔係咁。
淨係佢嗰尐唔支持派錢嘅理由,就知佢有幾離地,中哂佢嗰尐書生特徵。
或者,呢位律師,就係公民黨寫照,佢地唔係諗住仲有得做執政黨卦?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