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586|回覆: 0

安裕 - 辭呈裏的悲鳴

[複製鏈接]

9015

主題

0

好友

5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發表於 2018-11-9 12:59:04 |顯示全部樓層


政治就是殘忍,特朗普吃透箇中三昧。中期選舉失了眾議院保住參議院後還不到一天,硬要司法部長塞申斯辭職。那封只有一頁紙的信,塞申斯在「親愛的總統先生」之後,第一段就是「如你要求,我提出辭職」(At your request, I am submitting my resignation)。特朗普手起刀落砍下主管「通俄門」調查的司法部長,比起尼克遜在「水門案」要司法部長革除特別檢察官幾乎如出一轍。這些事,兩位總統毫不赧顏,也不顧忌甚麼「司法獨立」這勞什子概念,反正就是要你撤手不查。

未能得道的是《紐約時報》。百年大報在中期選舉後一天的社評〈民主黨贏了眾議院,現在如何?〉(The Democrats won the House. Now what?),談到「明智地」選擇議題與特朗普周旋。社評上載網頁之時,塞申斯還未辭職,攻下眾議院的民主黨人仍在欣喜若狂。《紐約時報》提出策略,其中一項是不必立即提出彈劾之事,引列90年代共和黨金里奇要搞倒克林頓的後遺症,是共和黨在選舉慘敗收場。社評說,民主黨人最好是等待「通俄門」特別檢察官米勒的調查進展,之後才決定怎樣開展漫長的彈劾程序。塞申斯被迫辭職,特朗普下一步昭然若揭,米勒可以再查多久再挖多深,恐怕屈指可數。眾所周知,特朗普對塞申斯在「通俄門」調查當中的「不作為」很有意見,如今第一個障礙已除,炒米勒只是時間問題。

特朗普看扁民主黨自由派

特朗普敢於來這一手,不僅是中期選舉共和黨的表現,更是在這場選舉透現的意識形態氛圍。共和黨失去眾議院力保參議院,於議會的一城一地得失,兩黨打成平手。可是,民主黨在眾議院縱然獲勝,與共和黨只是20來席之差,在全部435席的眾議院,那是微不足道的差別,說不上摧枯拉朽擊潰共和黨。在參議院,共和黨仍擁控制權,民主黨不僅無法攻下,反而丟失兩席,賠了夫人又折兵。一來一回,共和黨輸眾議院然未至傾家蕩產,民主黨得眾議院卻在參議院吃悶棍。至於彈劾特朗普之議,共和黨在參議院是多數黨,即使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通過提出彈劾,判定有罪與否的參議院在共和黨手中,況且還要三分二多數票通過,要推倒特朗普難比登天。

特朗普選舉翌日踢走塞申斯,又在白宮記者會火併有線新聞網絡(CNN)記者,最後是中止記者採訪證,一舉一動,就是看扁民主黨和社會上的自由派。這種右派言行,不單是白宮今天的顏色,更是美國政治形勢的大氣候。以國會對總統權力限制為例,從來都是似有還無。參戰茲事重大,雖然憲法訂明宣戰權在國會,總統常以三軍司令身份派兵出戰,列根年代空襲利比亞、老布殊任內出兵巴拿馬,都是大軍出擊之後才通知國會。在特朗普入主白宮這兩年,總統不理國會獨斷獨行不知凡幾,三權分立的立法機關制衡行政部門無影無蹤。有指美國今天外交行的是單邊主義,整體政策執行也是如此,白宮不受管束的實例多不勝數。

塞申斯臨別不忘捍衞法治

民主黨如今狀況是進不得遠退亦難,面對民粹主義當頭的特朗普,此刻實在沒有多少把握。選舉前夕,希拉莉接受訪問說「不參選但想做總統」,之後又稱「在中期選舉結束前,不會考慮2020年參選總統」,一度成為輿論焦點。之後是路透社與益普索(Ipsos)在中期選舉期間的民意調查,受訪者認為,剛卸任兩年的前副總統拜登,是假設民主黨參選2020年總統大選民調的領先者,隨後的是連任參議員的桑德斯,他在2016年角逐民主黨總統提名。當75歲的拜登、77歲的桑德斯,或是71歲的希拉莉分別被視為兩年後逐鹿天下的一分子時,民主黨的局面可想而知。老帥擔大旗不是沒可能,但是2020年三人分別是77歲、79歲、73歲,繁重的政務工作不易扛。民主黨面對的不僅是與特朗普的硬仗,還有傳承難題:到底會是誰出戰2020?

未來兩年,特朗普越加偏執幾成定局,強迫塞申斯辭職,在道德人格和政治規範上完全不合格。此事只是第一樁,未來將會更多而不是更少。面對如此行政首長,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反彈巨大亦是自然,行政和立法之間的泥漿摔角只會越演越烈。美國政治道德淪喪,許是塞申斯這位有20年國會參議員年資的老共和黨員,在寫下辭呈前意想不到的。這出身南部的司法部長,在他的華府歲月企圖捍衞司法獨立,在辭呈的最後一段,毫不保留吐露心中的不甘:我是一直「努力實施基於法治的執法議程,而法治是為你競選總統的核心部份」(have worked to implement the law enforcement agenda based on the rule of law that formed a central part of your campaign for the Presidency),臨別之言,仍為「法治」提醒特朗普毋忘初心。

以撰述美國總統歷史得普立茲獎的記者白修德,在1982年的壓卷之作《追尋自我的美國》指出,美國民眾的兩大理念,平等和機會的希望文化已經倒下,這是由於保守主義氾濫之故。星期三當天,塞申斯在華府家門的孤獨身影,是這場延綿多年的爭戰當中倒下的又一員大將。


安裕 - 辭呈裏的悲鳴
已有 1 人評分威望 收起 理由
水湄仙子 + 12 贊一個!

總評分: 威望 + 1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