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262|回覆: 1

[五毛論]線上線下面貌模糊 具中國特色的網民是怎樣形成?

[複製鏈接]

2982

主題

0

好友

2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發表於 2018-12-7 02:02:45 |顯示全部樓層
線上線下面貌模糊 具中國特色的網民是怎樣形成




自從社交媒體和手機移動閱讀全面普及後,看社會輿情對事件反應時,漸漸湧現了一群身份特殊的人:網民。從交通意外、電話騙案到Dolce & Gabbana事件,一有任何突發事件,就可找到網民留言,說網民不賣帳,網民有話說,網民發怒了,網民要杯葛。網民,被理解為一種最普羅草根的表態者,但又隱形不現。網民聽起來聲勢浩大,意見迥異又力量非凡,但又好似沒有真正出現在大家身邊。

究竟網民是一種怎樣的構成?特別是在中國,基於移動網絡的生活更為普及,網上身份參與了很大一部分的現實生活,網民既是公民,又是消費者,是表態的人群,是坊間偵探,又是被監測的目標,到最終,更是因着數量眾多,可供成為大數據收集分析的Data。這是在一個國家的層面上從未有過的多元身份。

在內地,要填各種個人身份表格時,都會有一項令香港人感到陌生、不知怎填的欄目,那就是所屬政治身份那欄。它列出了一大批選項,包括:黨員、黨外人士、無黨派人士、群眾等,在無特別情況下,一般人就填群眾。而在坊間,大家若無身無份,一般只會用「人民」來形容自己,而非公民(更有人只是稱自己為市民)。但現在多了一個常用的身份,人人都變成了網民。但中國特色的網民,它的意思看來非純指「那些用網絡表達意見的人民」或「參與網上活動的人民」那麼簡單,而往往是帶有一些意識形態或起碼是態度上的訴求。這些訴求,表現在民族相關的議題中尤為明顯,過去凡遇到外交風波時,都出現過各種反日反韓反美的網民抗議或號召。

在最近的Dolce & Gabbana(下稱DG)事件中,網民又成了批判及施壓的主力,形成社會共識,並主導輿情,譬如界定DG宣傳視頻為辱華,在共識之下再發揮具體的行動力,包括要求道歉及罷買的實質行動。由此,網民也由虛擬捉不到的模糊面貌,短暫化身成實際的存在。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2982

主題

0

好友

2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發表於 2018-12-7 02:07:30 |顯示全部樓層
這種網民身份的構成,是有其過程的。它和中國高速發展及全面滲透的手機生活密不可分。然而,它那生長條件的不健全,又令它難以成為公平公開具代表性的民間聲音代表。如果要細分的話,我們大可梳理出這個稱號複雜而帶傾向性的建構過程。
當我們談論中國內地網民,它其實是個廣義詞,包含着不同的成因、動機及訴求,起碼有這些可能身份:

有話要說的「群眾」
當今,能在內地熱議的話題,基本上是以這一過程形成:話題始於微博,傳播於微信朋友圈,發酵於主流媒體。意思是:基於微博的開放性(人人皆可跟不同大號或@某些名人和單位互動),任何新聞或事件都可第一時間出現在微博空間,如果是重要或具爭議的,便會由微博轉移到微信朋友圈(這是最多人獲得新資訊的渠道,人們的習慣是定期刷自己的微信朋友圈而非微博)並得到傳播;在朋友圈引起重大反響的,方成為重磅話題;影響所及,再得到官方主流媒體關注及表態的話,即成為整個社會的大事件。
這裏指的大事件,可能是與民族議題有關,可能只是平常的新聞事件,當然,民族或愛國相關事件,傳統上引來的關注是壓倒性的。網民作為圍觀群眾,在此可發表個人意見或分享經驗,所以說,網民首先是群眾。

網絡衛國軍戰狼
群眾如果就着「民族大義」發聲,響應着國家統一「一點不能少」,或是配合「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等口號的話,則可歸類為「戰狼」式網民(起源於電影《戰狼》所表現的「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的態度)。網絡「戰狼」當中有硬派有輕派,輕者強調中國人的形象不可辱,對民族形象及重建中國實力異常敏感,時而脆弱但鬥心高昂。社會稱之為「小粉紅」,讚者視之為民族尊嚴的反撲者,諷之則為玻璃心。尺度有別,但強調中國人不可欺的情懷如一。

再推向極端,即為要提倡主動出擊以行動為民族增光爭氣。他們懷着古典的義和團精神,略過精武門的實際打殺,但手執鍵盤和手機,在科技的時代利用網絡作為平台,在實質在地行動以外,還開闢了一個虛擬的網絡世界輿論戰場。當中,受僱的被稱作「五毛」,自願的可能更多。通過組織網絡兵團,甚至齊齊翻牆到「外面的世界」發揮網絡力量達成短期目標。而在強勢集中施壓下,目的又往往能短期達到,達致順氣有面子之效。


「戰狼」式網民起源於愛國主義電影《戰狼》中倡導的態度,維持愛國激情。



無論動機如何,網民作為網上戰狼的系統策略已然練就,在幾次對付台獨輿論及蔡英文的網戰中表現出強大的組織力。2016年蔡英文發表總統就職講詞,內地戰狼網民就相約分組,翻牆在蔡的Facebook帳號上洗版,間接癱瘓對方的社交平台。他們如玩網絡遊戲般純熟,分開組目領導,策劃行動目標及手法,定時出擊,儼如中國正規編制以外的網絡兵團。

民族尊嚴或簡化的愛國主義激情在這裏最易成為核心的行動動機,除因為民族主義看起來是最大的共同基因,還因為如果不表態的話,會惹來不愛國不合群的指控。以這次DG事件為例,除了各路人馬陸續拒絕出席相關活動外,在不同的聲明中,首先出現的是表明各人各單位自己的愛國熱情和對祖國光榮的自豪。譬如說: 「本公司旗下所有藝人始終堅持愛國主義精神,踏實奮鬥,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我們會以正能量的形象投身文化藝術建設,用更好的作品回饋大家。」

這已然成為另一種網際環境的生存守則:先要明志。因為戰狼還有另一身份:監察員。他要先排除內部的異己,在自己的平台上,時刻關注不同異議聲音,發現的話即作出舉報行動。這亦成為另一寄生出來的網民身份功能,就是網絡上自發的潛藏舉報者,形成一個極低成本、效用卻非常受用的網絡糾察和民間國安團隊。

粉絲經濟「水軍」

11月初,當中國偶像吳亦凡過生日的同時,在全球推出新專輯,美國iTunes錄得怪現象,在流行歌曲排名頭十位之中,竟然有七首歌是屬於一位叫 Kris Wu(即吳亦凡)的中國歌手。這是全新的一種中國網民身份,叫飯圈,就是出錢出力維護偶像在流行榜上排名的忠貞粉絲圈。

由於iTunes的排名算法可以較容易掌握及影響(其實也參與了其他榜單的打榜行為),所以粉絲們研究過後,實施了一系列有效的打榜策略。個別先發起眾籌,或各粉絲團體分派粉絲自發行動,但目標要清晰,戰線要依策略。目的就是幫助自己的偶像在全世界特別是美國的排行榜上佔顯眼席位。

無論出發的初心是什麼也好(有為偶像加油,有的認為也算是中國文化的顯示),短期結果無與倫比,可說超額完成,叫人不得不佩服這種網民動員力。組領導會給到組員打榜的策略,類似教材,例如先集中推哪首歌,不要分散資源,然後是如何取得美國iTunes帳號身份,又可切換VPN登入不同區,訓練如何操作、如何登入,並何時出擊。推完一首後,又輪到推另一首等等。粉絲訓練有素,儼如黑客夥團、機動部隊,按特別任務隨機結合,完成任務後又迅速分散。

這種網民極速適應網絡生存的狀態及條件,通過消費來達致目的。或者說是通過資本主義市場手段去取得計劃經濟的後果(現不成文中國文化復興策略似乎是,長遠而言必須打破國際偶像的壟斷,之所以近年雖不見得是官方出手,但起碼是民間媒體都被鼓勵去製造中國原產的青春偶像)。由此,特別是娛樂市場的消費者,同時成為水軍網民。

線上線下面貌模糊 具中國特色的網民是怎樣形成?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回頂部